u558n有口皆碑的小說 《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》-第155章 孃的,還真是殺人放火?相伴-gsu45

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
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
苏青之嘴角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,活像一个奸计得逞的小反派。
“千杨,我们走!”
元庭擦了擦眼角的泪珠,却发现身旁的人从衣袖里掏出一沓信笺?
“十五万字检讨,我写好了。”
冷千杨与苏青之遥遥相望着,缓缓开了口。
围观群众吃惊地长大了嘴巴,视线在他二人之间扫来扫去。
“三界男神给苏大师写检讨?”
“听闻苏大师本是灵虚派的弟子,惹恼了仙君,为什么反而是仙君写检讨?”
苏青之张了张口,继续女王范起:“赶走他!”
“你来,你来嘛。”
“你力气最大,就别推辞了,就你!”
众人互相推搡着,却无人敢上前。
如此记仇,冷千杨叹了口气,放下信笺,身子一闪隐在了云雾里。
“咚咚!”
“全场跟我整齐划一,来,左边跟我一起画条龙,右边跟我一起画彩虹..”
Rup小姑娘身着银光闪闪的皮衣皮裤上了场,将现场的气氛顶到了最高/潮。
有意思。
蹲在屋檐上拎着松苓酒的少年眯起了桃花眼。
最后的献幕仪式,苏青之与张老头等四人走上台。
“来,一起喊出我们的口号!”
“我们是毒药组合,你好毒,你好毒!啊啊,你好毒!”
苏青之微晃着身体,高举右手来了个原地转圈圈。
“苏大师好俊美!”
“苏大师笑的我都腿软了!”
“苏大师,我想跟你生猴子!”
你个银发苍苍的老婆婆,如此出言..额..调戏我?
苏青之心里一惊,眼看就要跌下台就被人接住了。
来人一双桃花眼,衣襟上有淡淡的松苓酒香味,犹如一只白色的大鸟展翅飞下。
“黑山大人安好,黑山大人威武!”
台下的一波群众忽然毕恭毕敬,喊出了口号。
黑山大人?
什么鬼?
苏青之眉头一皱想明白了缘由,今日的这些观众有部分是他弄来的,怪不得。
“多日不见,你怎么又胖了?”
她记恨着暖玉被摔碎的事,对陈舟也没啥好脸色。
陈舟锐利的眸子一扫,台下的观众跑了个干净,除了杨老板的那一拨保镖。
“赔你的,接着。”
我 有 一座
苏青之还在愣神,就见自己怀里被他强塞了一块暖玉,人“嗖。”地一声不见了。
经过紧张有序的盘点,苏青之摸着算盘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“我宣布,毒药组合的首秀收入是十五万两银子!”
“哇!啊!”
“我们火了!哈哈!”
四人组欢笑着抱在一起,笑出了眼泪。
“李妈妈,这是你的场地费,拿好。”
郡主驾到 莒米
苏青之笑眯眯的将三万两银子递给了燕春楼的主事人。
“这,这太多了,用我的场地就这么一会儿。”
李妈妈憨厚地笑着,坚定地拒绝道。
几番推辞之后,苏青之一锤定音:“李妈妈,算我们五次的场地费,五次可以吧?先把门板修一修。”
“苏大师,恭喜恭喜哈。”
万花/楼的王妈妈摆动着壮硕的身躯走了进来,脸上堆满了真诚的笑容。
“今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,定金我十倍退给你,这个合作,咱俩谈?”
苏青之刚要说话,就见张老头挡在自己身前发出正义的呐喊:“拿着你的东西,立刻滚!”
“我们老板说了,只跟人合作。”
我的天,张老头气场全场,口气很硬啊!
苏青之一脸赞许,补了一刀:“我们毒药组合心怀宽广,不跟东西一般见识。”
“苏大师,你就网开一面,替我们求个情。”
“仙君很生气,你要不发话,明日我就得卷铺盖滚蛋了,呜呜。”
“那是你的事。”
指南录
苏青之趴在案几上,事不关己地弹着杏核玩。
王妈妈也是心高气傲惯了的,要知道万花/楼在风波城是块金字招牌。
仙君盛名在外,真会为一个不入流的毒药组合撑腰么?
断然不会!
她此时被连番挤兑也不想再装,又变回了那个居高临下的王妈妈。
“秋后的蚂蚱长不了,苏大师,咱且走着瞧。”
王妈妈的语调森然带了几分威胁的意味。
巧了,本姑娘生平最恨人威胁,赶紧麻溜地走呗,谁怕谁。
“慢走,不送。”
苏青之眼皮都不想抬,下了逐客令。
燕春楼的人却有了不同的心思,特别是李妈妈。
树大招风,这十五万两银子明晃晃的摆在这里,都是祸端呐。
“小苏啊,你所不知,万花/楼背后的大东家是姜云国的陶家。”
“你平白惹上她,只怕不能善了。”
李妈妈热心地提醒着,给苏青之的茶杯续了水。
“各凭本事挣钱,她还敢杀人放火不成?”
苏青之不以为意的笑笑,理直气壮地说。
“今夜懒得跑了,凑合在这里睡一宿。”
“明日第一要事就是把钱存银庄里去。”
折腾一天,苏青之睡得半夜恍惚闻到一股呛鼻的烟味儿,隐隐听到外面一阵惨叫声。
“起火啦!”
“快跑啊!”
娘的,还真是杀人放火?
利维坦
苏青之的睡意醒了大半,扑上前去拉门栓就发现被人从外面锁死了。
里外勾结,谋财害命,摆明就是有人红眼了!
对,窗户!
她捂住口鼻,使劲去拽窗户,发现也被人锁死了!
“恩人!”
“苏大师!”
屋外响起了一叠声的喊声,苏青之大喊道:“我被锁死了!”
“苏师弟!”
一根长长的铁棍从窗户外伸进来,正在撬窗户上的机关。
这声音?
是陈舟来了,真是及时雨。
苏青之心里大喜,凑到窗户边说:“陈师兄!咳咳。”
“哐当!”
窗户被他弄开,陈舟将瓦片踩的咯吱乱响,大声说:“把手给我!”
这个燕春楼的装修风格是那种老式的设计,窗沿很高,苏青之个子矮,发现自己够不到。
猛烈的风呼呼地刮着,火舌肆意席卷着冲过来了!
“铛!”
屋子侧面的一根柱子砸了下来,溅起浓烈的火星子。
“简直是个三等残废!”
101次求婚:帝少的天价新娘
“这么点窗沿都跳不上来,你白活了!”
陈舟急的满头大汗,催促道:“赶紧的!”
“来了!来了!”
苏青之踩着矮凳总算够到他的手,费了好一番力气终于被扯出了窗户。
她惊险逃生的喜悦还未散去,心里又是一沉。
这下过雨的屋檐哧溜溜地滑,脚底跟抹了油似的站不稳。
“你眼睛向前看,脚踩稳嘛!”
“老鼠胆,简直丢咱们师父的脸!”
陈舟的老/毛病 病犯了,又开始不停数落的模式。
“我怕摔断腿啊!”
“万花/楼真是阴险狡诈,我饶不了他们!”
苏青之死死地拽着陈舟的衣袖,怒声说。
陈舟心乱如麻,两人挨的太近了,老子气上不来了!
“爪子给我拿开!”
陈舟拨了几次也没成功,照着苏青之的耳朵就是一拧!
“陈舟舟,你好狠!”
苏青之嘟囔着,松了手。
“海豚音没气了!”
“呜呜,恩人好像也死了!”
“啊?啊!”
苏青之心神一分,脚下一打滑就开始瞎扑腾。
陈舟眸色一变,揽着她飞身跃起,忽地惊觉苏师弟的手伸到了自己的衣衫里面?
“我太冷了,取个暖。”
苏青之不甚在意地笑了笑。
“噗通!”
心神大乱的陈舟将苏青之带着直直地冲进了臭水沟里?
“陈舟你大爷的!”
苏青之笨拙地爬起来,怒声骂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