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ptt-第148章:佛子大人,請留步(26)推薦

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
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
“伺候李老太太的那个丫鬟呢?”薛慎转头问着守门的捕快。
“在正厅。”
门口的捕快回答得很快,从确定是李老夫人出事后,他就派到这里来守着这里。
老太太的卧房是最有可能的第一案发现场。
“要过去问话吗?”计长川不太确定地看着薛慎。
“那丫鬟之前就盘问过好几遍,说辞前后一致,暂时看不出什么异常。”薛慎脸色不太好地说道。
“问话还是等一会儿吧,现在老太太剩下的尸体都找不到,连第一案发现场也没有线索……”唐果摇了摇头,看向裕策,“你们派人将李家全部搜过一遍吗?”
“都搜过了,连滴血印子都找不到。”
裕策叹了口气,眉头也拢在一起,冷肃的表情看起来越发不近人情。
唐果也有些意外,难道分尸的地点不在李家?
可是带着一个带着一个老太太,要避开李家上上下下的眼线离开李家大宅,还要在短时间内完成分尸,不留一点痕迹,怎么想都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。中途守着大门的捕快离开的时间很短,出去一趟再分尸来不及,所以……
“分尸地点应该还是在院子内。”唐果思考过后,觉得还是这个可能性最大。
薛慎沉吟了片刻,咬牙道:“我再安排人手里里外外搜查一遍。”
唐果想了想,指着薛慎道:“你叫两个人带着铲子和锄头跟着我,将李家其他人全部聚在正堂,不要让他们乱跑。”
“好。”薛慎点头应了,但有些奇怪地问道,“唐大师是打算做什么?”
“暂时还不好说,先去看看才能做判断。”
唐果转头和玄尘对视了一眼,玄尘微微颔首,大致是猜到她要做什么。
裕策却是一头雾水,但是计长川和薛慎已经出去找其他的人手去拿工具,唐果走出了屋子,裕策跟着出来,问道:“不知鬼王大人发现了什么线索?”
“一直侵扰李家宅子的厉鬼是李家大公子的夫人,霍雁晚。”唐果偏头看着裕策,“我想这点裕策道君应该也发现了。”
特种军官的娇妻 蓝血人1
“的确,在下已经撞见过她,但是她跑得太快,不好抓。”裕策惋惜道。
唐果凝眸看向长夜,低声为他解惑:“霍雁晚并非病死,而是被李家的人谋害至死,死后她又被李家人分尸葬在这宅子的是个方位压阵,不得入轮回不能再转世,所以怨气蓄积化作厉鬼。李家大宅的阵法是个叠阵,乍一看是能镇宅聚气的祥瑞之阵,但是叠套的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邪修所创阵法,这阵法我也只见过一次,叫做万鬼吞噬。”
“阵法内的魂魄都会被吸收,里面的恶鬼会互相吞噬,最终只留下一个成为厉鬼,这个阵法有违人和,能在短短数年时间内养成厉鬼,但是厉鬼会因不断吞噬而失去理智,容易成为被邪修操纵的傀儡。叠套的阵法可以暂时压制厉鬼,但同时也再不断滋养恶鬼,直到鬼王出现,阵法就会自动破开,到时候李家方圆百里都会成为鬼王诞生的祭品。”
唐果双手背在身后,轻轻捻着指尖,脸上不悲不喜。
一个鬼王的诞生,注定是要血流成河的。
当初她的诞生是因为时机,战乱发生,敌军屠城,偶然造成了万人血祭的场面,再加上她刚刚成为鬼王,神志其实不算特别清醒,屠尽了鬼城内的敌军,获得了万鬼的信仰和畏惧。
再想要造就第二个鬼王,谈何容易。
可偏偏有人觊觎着这种歪门邪道……
“霍雁晚吞噬的魂魄不少,不仅有李家之人,还有其他的孤魂野鬼,应该是专门被饲养的。”唐果笃定地说道。
裕策沉凝了许久,他心底其实也早有猜测,李家的人很奇怪,一方面认定是厉鬼作祟杀害了他们的亲人,但是对于厉鬼为何会追着他们不放却一言不发,甚至一直在隐瞒霍雁晚的事情,只想借着道门的力量将厉鬼除去,继续在对方含恨而亡的躯体上作威作福。
饲养厉鬼的可能也是他们,只是现在反噬的后果太严重,他们才开始想办法为了活命而骗道门中人来除祟。
还在场的都是聪明人,都明白是什么情况。
李家不仅吃人血馒头,还养虎为患,酿成了眼下局面,事到如今还想隐瞒真相,将他们当做工具人……
只是中间有谁恨着李家人,帮着霍雁晚在报仇,暂时没办法查出来。
……
“唐大师,你需要的工具都找好了,他们在院子里等着。”
薛慎小跑了过来,看了一圈众人,发现气氛格外的凝重有些不明所以。
唐果走下台阶,裕策和玄尘也跟了上来,所有人很快停在了李大公子吊死的那棵桐树下。
“挖吧。”唐果掰断了已跟上树枝,在地上画出一个圈。
提着铲子和锄头的两个捕快互看了一眼,将佩刀递给站在一旁的薛慎,撸起袖子就开挖。
唐果指尖在空中轻轻点了两下,两簇幽蓝色的鬼火浮现在半空中,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好几度,两簇鬼火随着她轻轻挥袖慢慢飘在众人头顶,照亮了院子里这片区域,跳动的鬼火如同活着一般,裂变成绽放的优昙花形状,引得其他人啧啧称奇。
唐果催促道:“快挖,不止这一处。”
她的声音刚落,停下里挖地的两人立刻又挥动工具,将黑色的泥土刨开。
大概过了一刻钟,其中一人停了下来,伸手拦住另一个还想挥锄头的男人,惊讶道:“挖到了。”
他蹲在地上,用手将腐臭的泥土刨开,露出了两截森森白骨。
蹲在地上那名捕快取出一截骨头时,骨头突然断开,这应该是两只手臂的骨头,尺骨和桡骨还连接着腕骨部位,但是上肢稍粗的肱骨已经分离。
“这是?”
薛慎看着这森白的骨头,头皮一阵发麻,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花坛外的那两只手臂。
“霍雁晚的两只手臂找到了。”唐果淡淡的说道,一脸果不其然的表情。
玄尘阖上眼睛默念了几句,听不太清他再说什么,但总归是佛门的那些慈悲感怀的说辞。
唐果倒是不在意,她本来不想那么快就让人将霍雁晚的尸骨挖出来,但是老太太剩下的尸体找不到,也只能用这个方法告诉凶手他们已经知道真相,希望凶手能给出下一步线索,从头到尾杀了李家那么多人,不止是报复,应该还是想告诉所有人一些事情,不然凶手早和那只鬼将李家里里外外给杀得干干净净了。
裕策身后的弟子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白色的粗麻布,两个捕头将麻布瘫在地上,把土里的指骨和剩下的几根尺骨和桡骨捡进麻布中,包裹着跟着唐果往下一个地方走去。
常清悄悄跟在后面,躲在玄尘身边大气不敢出,却被突然回头的唐果用眼神捕捉到。
常清光溜溜的头皮突然发凉,总感觉自己有些不妙。
唐果侧身叫着他的名字,一簇幽蓝色的鬼火欢快地蹦到他头顶,照亮了他整张脸。
“小常清,白天的时候让你在李家转转,可有什么发现?”唐果问道。
常清看着众人投过来的目光,还有他家小师叔故意让开一步,将他暴露在众人眼皮子下的举动,十分绝望。
他只能硬撑着走到前面,鼓着腮帮子道:“我没什么发现……”
“笨死了。”唐果摇了摇头,带着众人往北院去。
常清跟上去后,嘟囔道:“我下午去看了那棵红棉树。”
“嗯?”唐果扬了扬眉梢,示意他继续说,但脚下并不耽误带路。
走到李汉山被纵火焚尸的地点,拎着手里的树棍儿在附近转悠了一盏茶的功夫,停在了一处,在地上画出了一个范围。
“这里,开挖。”
唐果将树枝丢在一边拍了拍手,走到常清身边,问道:“在红棉树那看到了什么?”
“那树长得挺不错。”常清尴尬地说道。
“你觉得当初李大公子死去的时候为何会手握红棉?”
常清摸着头皮思考了半天,目光在周围转了一圈,落在她发间的槐木簪子上,嘀咕道:“正月是不可能有红棉花的,所以那件事传出来要么是当时的人说谎,要么就是那花……是假的。”
“用鬼气也是可以幻化出一朵花的。”唐果提醒道。
“寻常的鬼做不到,就算是厉鬼也很不可能。”常清这次口齿伶俐十分笃定,“这个师尊给我讲过的,幻化实物这种法术灵修坐起来容易,但对鬼修来说却十分难,因为鬼气与灵气完全不同,灵气主生,鬼气主死,鬼气化作红棉花这种术法,不到你这种修为是根本不可能行的。”
唐果赞同的点了点头,她但是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。
但是衙门的人都说看到红棉花,那就可能是真的有,不过这红棉花真假就另说。
红棉花有什么含义呢?
她这两天逛了好几圈,最后有了一点点想法。
可能是霍雁晚留下的线索。
整个李家只有一颗红棉树,等挖出其他的尸骨后,再去看看就知道了。
“薛捕头,挖到了。”
旁边突然传来惊叫声,唐果收敛了思绪,朝着他们挖开的地方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