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-265 婉娘病入膏肓推薦

權寵新娘蜜如甜
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
婉娘走到韩云熙身边,抓起他的手,颤抖的说道。
“云心先生,求您一定要帮我护住怀儿。”
“夫人,您怕是认错人了吧。”韩云熙抽回被婉娘抓住的手,“我是秘境山庄的庄主,我叫韩云熙,初次与夫人见面,何需云熙保护世子一说。”
“你不是云心先生?”婉娘直勾勾的望着韩云熙,“也对,云心先生有胡须,而公子你却没有。”
“哦,是吗?”
“敢问公子为何要救下婉娘?婉娘自知命不久矣,所以无需公子路过相助。”
婉娘又要拾起剪刀自缚,却被韩云熙抢先一步拿走了剪刀。
“公子。”
婉娘想要夺回剪刀,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。
韩云熙也懒得同婉娘废话,一掌敲到婉娘的脖颈,将其再次打晕,扶送到床上,便匆忙离去,回到乔墨儿的房间。
翌日。
临安城大大小小的街巷,都在传撩舞阁昨夜偷走了婉娘的事情。
就连无拴都信以为真。
一大清早就拿着最新信报冲到了乔墨儿的房间里。
“夫人,不好了,夫人。撩舞阁的人昨晚将婉娘从宫中劫走了。”
韩云熙正抱着乔墨儿睡在一起,就被无拴这毛毛躁躁的给惊醒了。
“劫走?哦,看来他还算是言而有信的人,你走吧,我…还想睡会儿。”
乔墨儿睡眼朦胧的趴在韩云熙身边,好像一点儿也 没有因为无拴的闯入而有所收敛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缠住韩云熙。
无拴看见韩云熙招手,立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。
韩云熙用手勾勒着乔墨儿的模样,好生喜欢她躺在自己怀里的感觉。
“墨儿,起床了。”
“不要说话。”乔墨儿用手抵住他的嘴巴,“太困了,让我再睡一会儿。”
韩云熙笑,轻抚她让她再睡一会儿。
龙之位面 路人ja
“婉娘已经被救出来了?”乔墨儿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怒拍自己的脑门数下。“我这贪睡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。”
乔墨儿说完便急忙忙的要下床,穿鞋要去看婉娘。可韩云熙却拦住她说,“夫人,这是睡了我,就想逃跑吗?”
乔墨儿被韩云熙抵靠在床边,“难道夫人都不需要负责任的吗?”
“你喊我什么?”乔墨儿用手抵住韩云熙,“我们可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“无拴叫你夫人,我叫你墨儿小姐,夫人,我怎么感觉你和无拴在占我便宜?”
“那你应该去找小拴拴,而不是找我。”
乔墨儿往下滑,想要逃离开韩云熙的魔掌,却被他强势逼倒在了床上。
“我自知你是个薄情寡义之人,却不知你是如此的薄情寡义,夫人,你这是撩完我不想负责任,甚至有点吃干抹净的嫌疑。”
“稍安勿躁,我并不是没有不想负责,我只是想先处理好婉娘的事情。”
乔墨儿这欲拒又迎的样子,着实让韩云熙心痒痒,于是他蜻蜓点水似的亲了她一下。
“夫人,我等着你来负责任。”
韩云熙松开乔墨儿起身下床,一脸的意犹未尽,背过身去整理衣服。
“看你春风得意的样子,感情撩完人的是你,而不是我。”乔墨儿从床上坐起来,也捣拾起自己来。
“那按夫人的话来说, 云熙是不是不该撩完夫人就走,若是夫人不满意,想要云熙好好服侍一番,云熙也是乐意之至。”
韩云熙说完便作势就要扑过来,乔墨儿立刻脚底抹油一溜烟的跑了。
“幸好自己跑的快,否则这个韩云熙指不定又要用什么虎狼之词来调侃我了。”
乔墨儿刚要抚平自己的情绪,月兮姑姑就出现在她身边,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
“我没事,你有什么事吗?”
“婉娘她出事了。”
月兮姑姑跟乔墨儿禀告婉娘的事情。
“婉娘她怎么了?”
乔墨儿真是感受到了,什么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“小姐,您还是亲自去瞧一瞧吧。”
“好,我这就去看看。”
月兮姑姑带着乔墨儿去了婉娘的房间,“小姐,早上我过来的时候,就觉得不对劲,仔细凑近看看,才发现婉娘已经病入膏肓了。”
“不可能,撩舞阁的人不是不会做祸害妇女之事吗?”
“小姐,并不是撩舞阁的人做的;婉娘发病的时候应该是离开皇宫之前,只是当时婉娘应该不自知。”
月兮姑姑不是良工,所以她不能妄自菲薄,断章取义,“云墨坊不是有云游四海的良工吗?不如小姐拜托韩庄主,请个良工救救婉娘。”
乔墨儿一想到要请那个谋害她的司空昌给婉娘医治,她就十分的后怕。
“临安城之大,难道还没有一个可以医治婉娘的人吗?”
“小姐,确实还有一人。”
“那是谁?把她请来给婉娘医治不就结了,为何还要等我来做决定?”
“那个人可是您二嫂嫂,恐怕只有小姐您一个人才能请的动她了。”
月兮姑姑可不敢僭越,她本是一个丫鬟,根本无权指示主子们做事。
“好,我去,我这就去。”乔墨儿可不希望自己好心办坏事了,明明只是想成嫂嫂之美,却发现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她让月兮姑姑看好婉娘,她这就去将军府找乔亦珂和乐芸芸帮忙。
异界之变异箭神
临了出门之时,乔墨儿撞见闫旭,带着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,以及许多侍从出现在了云墨坊。
其实乔墨儿不知道,那个人真是当今圣上,若是他知道了婉娘就在云墨坊的话,皇上一定会命人将云墨坊围剿起来。
闫旭看见乔墨儿,立刻上前挡住了她,才没有让皇上看见她;否则以皇上的性格,怕是看见乔墨儿,也是会多虑的,毕竟她可是藏在耿王府多时,又隐姓埋名的乔大小姐。
虽然皇上不识她的真面目,但以防万一,闫旭还是能让她和皇上避开见面就避开。
乔墨儿去了将军府,原本以为乔亦珂在府上,却被看门的侍从告知,“姑娘你来晚了,二爷和夫人今日一早就赶回楚云庄了。”
“那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?”
“不知,还请姑娘留个姓,他日二爷和夫人回来了,我好替姑娘留个话。”
“本姑娘免贵姓乔,字墨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