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言情小說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起點-679 瘋狂戰鬥

法爺永遠是你大爺
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法爷永远是你大爷
罗兰对这个德鲁依组织没有什么好感。
人类本身就是自然的一份子,就是自然界生物竞争进化的结果。
德鲁依组织的教义,将人类完全从自然中剥离出来,甚至将人类放在自然的对立面,这是一种偷换概念。
或许在某些特定时候,环境是需要保护的,但在那之前,人类的生存更为重要。
况且这个世界的主位面,特别是人类世界中的树林覆盖面积比率,占到80%以上,更别提还有片更为夸张的精灵森林。
以现在人类的生产力和发展速度,再过一千年,都未必能把森林覆盖率降到70%以下。所以现在的情况,根本不是需要保护自然的问题,而是人类必须得在自然中发展求生存。
清掉几千亩,甚至上万亩的树林,对于整个森林环境来说,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,但却可以让上万的人类有良田可种,让这些贫苦的人们可以活下去。
但就算是这样,德鲁依组织依然将德尔邦城里的人类当成了破坏自然的凶手。
在他们眼里,那几千上万亩的树林,比上万人的生死更重要。
所以罗兰让吟游诗人组织暗地里黑德鲁依组织,毫无心理负担。
现在他也用明白了,只要引导大众的舆论走在一个正确的路线上,那么所谓绝对中立的德鲁依组织,就成了轻微的守序邪恶。
而且更让罗兰起杀心的是,这些德鲁依为了所谓的不死鸟血草。为了他们的飞行形态中,多出一个不死鸟的选择,而打算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强抢,甚至想对罗兰的亲朋好友出手。
既然如此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你作初一,我作十五。
暗黑战镰出现在右手,魔力方砖出现在左手,两者立刻贴在了一起。
方砖的能量开始散开,但又被战镰吸引,像是水雾一样融入到镰身之中。
浓浓的黑雾膨胀开来,将罗兰包在其中,并且在短短三秒后,变成一个巨大的女性模样。
当这至少三十多米高的雾状女性出现在空中时,树林里面移动着的德鲁衣们都感觉到不对劲了。
他们几乎是同时抬头,但只看到空中一道黑色的镰光划过,之后什么都感觉不到了。
巨大的空间裂缝,在树林的中央,画出了一道长长的菱形伤痕。
这在道伤痕中,所有树木草地消失不见,并且地层也不见了四米左右的泥土。
没有惨叫,没有可怕的爆炸和轰鸣声,只有裂隙空间吸收周围物质滋滋声,有点像是电流过载时的声音。
罗兰甚至还看到了,许多很像是人类灵魂,但又有着古怪能量波动的特殊灵魂,无声且疯狂地挣扎着,但还是被吸进冥界之中。
战斗在一瞬间就结果了,依附在他身上的黑色雾气渐渐消失,巨大的女体消失不见。
贴地的空间裂隙也在渐渐变小。
但就要在快要消失的时候,它停止了关闭。
穿着黑色长袍,清冷的黑发女人从裂隙中飘了出来。
她一出现,周围的空间就突然变得凝滞起来。
别说什么鸟声,虫声,就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。
一直都在静止。
空间似乎都在固化。
冥神!
罗兰踩在白云上,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。
神醫 聖手
冥神从裂隙中出现后,她左右看了会,似乎是在观察主位面的景色,随后她缓缓飘到罗兰的面前,静静立着,用漆黑的眼睛看着男人,不说话。
她的头发很长,额头是齐济海,嘴唇是艳红色的,唇儿很小,但又很丰盈圆润,特别是下唇还微微自然嘟起,着着性感又可爱,让人想着咬一口上去。
罗兰被她盯得有些不舒服,问道:“苏菲女士,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“德鲁依,很喜欢,多送些过来。”
冥神说话了,声音有点小,不过很好听。
罗兰松了口气,她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就好,但也觉得有些奇怪:“德鲁依得罪过你吗?”
“人类的死亡由我来管理。”她本来就很清冷的表情,此时显得似乎有些冰冷了:“他们怂恿亡魂留在主位面,变成灵。”
听到这里,罗兰明白了。
德鲁依原始的教义中,万物有灵,包括人类。
但他们不认为人类的‘灵’高于动植物,而是与动植物相等,之后甚至认为人类破坏自然,人类灵甚至还要低等一些。
而灵这种东西,是普遍存在于自然环境中的,没有特别能力的人看不见。
也就是说,信仰德鲁依教义的人类,死亡后,不会变成亡魂,而是变成一种特殊的‘灵’,留在主位面,并且与其它的动植物‘灵’相融合,成为特别的‘生灵’。
比如说巨魔族的熊灵,鹰灵等拥有特别渺小神性的生灵,就是众多动植物无意识灵,加上许多人类灵融合在一起,产生的,特别的能量生物。
这种生灵有着灵魂的特征,但又可以看作是生物。
算是夹在生者和亡魂之间的特殊过渡阶段,就像是真菌夹在动植物之间一样。
别看德鲁依经常隐世,神头见首不见尾的,但他们的教义,流传得很广。
久居森林之中的人类,或者高山地区的蛮子们,他们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这些人非常相信德鲁依的教义。
而且这些人的数量还不少。
信仰了德鲁依教义的人,灵魂会在活着的时候,渐渐变成灵的性质,最后在死亡时,脱离死神的管理。
难怪死神不喜欢德鲁依了。
她作为死神,管理一切人类的灵魂,是神格赋于她的使命。
明白这一点后,罗兰就更开心了,他甚至笑着问道:“那么我多送些德鲁依生灵给你,有没有奖励。”
冥神俏丽的脸蛋微微侧了下,似乎是在奇怪,罗兰居然敢跟自己讨价还价。
不过她怎么说也是秩序系善神,呆了会后,她说道:“给你神眷。”
“我已经有两位女神的神眷了。”
“比她们更好。”冥神苏菲又失神了会,随后说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她挥挥手,凭空发生一股巨力,拖着罗兰向下飞。
两人都钻进空间裂隙后,这玩意没有了神力支撑,终于消失了。
罗兰再一次来到了冥界。
依然是绿紫两色能量交汇的天空,地面依然到处是阴晦的灰色,或者黑色石头。
冥神拖着罗兰,一直飞,最后找到处高高的悬崖,随后钻进一个山洞里。
在这过程中,罗兰一直没有说话。
他知道自己反抗不了。
况且冥神也不像是对自己有恶意的样子。
山洞里很漆黑,除了石头的味道,也没有甚至杂味。
这山洞也很长,没有光线,但冥神身体自带神性微光,倒是可以照亮附近十米左右的环境。
飞了近三分钟后,两人冲进一圈耀眼的亮斑中,眼前豁然开朗。
巨大的空洞出现在罗兰的眼前。
山洞的岩壁上,到处都贴着,生长着一种发着冷光的藤蔓植物,将整个空洞映照得像是白天一般。
而在地面上,则是青青的绿草,在最中央那里,有个小木屋。
屋子的前边,有张小圆桌。
桌前坐着一个人类,罗兰定眼一看……漂亮的黑长直少女,双眼猩红,这不是血族真祖嘛。
他的神情顿时就冷了下来。
而血族真祖看到飞在最前边的冥神,刚露出笑意,她就看到了罗兰,然后表情立刻就布满了寒霜。
她猛地站了起来,恶狠狠地看着闯进自己安全庇护所的男人。
等冥神扯着罗兰降落到小木屋前,血族真祖立刻迎了上去,她看着冥神问道:“苏菲姐,你是不是把这家伙抓来给我出气的?”
罗兰听到这句话,立刻警惕起来,将自己的意识放在了系统背包中。
只要冥神说话一不对劲,他就立刻把魔力方砖取出来,进行自爆。
不求能杀人,但至少得恶心到这两个女人才行。
苏菲摇摇头,她淡淡地说道:“你们,和好。”
罗兰和血族真祖同时愣了下。
随后还是罗兰最快反应过来:“呵,我看这事不太可能。”
“我也觉得不可能。”血族真祖双眼发出红光,盯着罗兰:“你杀了我最好的朋友,别想着活着离开。”
此时的血族真祖依然还是重伤状态,但没有了她‘人类骨’的压制和影响,此时她的战斗力,是要远超罗兰的。
毕竟她是半神。
不过罗兰依然不怂。
自己的确打不过这两个女人,但大不了死一次,以后等级高了,再回来报仇。
反正冥神的坐标,他已经记下来了。
魔法师,报仇百年不晚。
况且作为玩家,他根本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成长。
说不定三四年后,他就能来这冥界浪一波了。
所以罗兰现在只是看着血族真祖,不说话,但眼中怎么都是一股嘲讽的味道。
血族真祖越发愤怒,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,就要动手的时候,但冥神突然做了说了句话:“禁魔,回复。”
很多神明,都有特别的规则力量。
说出的话会变成真实的,许多宗教称之为圣言,有个更直观的名字叫‘言出法随’。
随后罗兰感觉到,自己身体中所有的魔力都处于禁锢状态,但生命力却相当活跃。
不……已经不能说是活跃,倒不如说是像未喷发的活火山一样沸腾。
罗兰看看对方血族真祖的神色,发现对方满脸通红,估计也和自己差不多。
“你们打,然后和好。”
说完话后,冥神就飞走了。
同时也解开了这两人的物理禁锢。
罗兰活动了下身体,感觉自己除了无法调动魔力外,似乎没有什么大碍。
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,对面的血族真祖就扑了过来。
一对漂亮的小手往罗兰的脸上招呼。
众所周知,大多数的女人,指甲都比较长,如果让这玩意抓中,那罗兰感觉自己多半是要破相的。
所以他下意识后退一步,随后一脚踹出。
但在跃在半空中的血族真祖,却突然拉开双腿,形成一个大字型。
罗兰这一脚就踹空了。
随后血族真祖立刻合拢双腿,像是钳子一样夹着罗兰的小腿,接着很没有科学道理地,在半空中来了个死亡翻滚。
这招太狠了。
罗兰像是块布条一样,原地空转了十几圈,整个人连拍地面十几下,脸都变形了。
但他没有死,反而激动了凶气。
当下身体用力向前一弯腰,恶狠狠地搂着血族真祖,将她从半空压下来,用另一条腿顶着她的腹部,随后双手疯狂地锤打着血族真祖的脸。
打了十几下,血族真祖漂亮的脸蛋就成了坑坑洼洼的圆饼状。
青色的,黑色的液体从她的鼻子,眼孔里流出。
随后她惨叫一声,张开嘴就咬住罗兰的右手,接着双手使劲往罗兰的脸上划。
尖锐的指甲掐入脸皮中,就驱使往下抠。
罗兰惨叫一声,半边脸被她撕了下来。
血液不要钱地往外洒。
受痛的罗兰就更愤怒了。
用尽全力殴打真祖的脸,捶她的胸口。
只听着骨头啪啪啪地员,一根一根地断。
但这女人更狠,另一只手开始抠罗兰的眼睛,直接就把后者的眼睛抠瞎,并且把眼珠子抠了出来。
随后腰部用力一顶,将罗兰身体稍稍抛起,然后一腿踹飞到远处。
随后她将罗兰的眼珠子放进嘴里,大口咀嚼。
她晃悠悠站起来。
被罗兰打伤的,打扁的地方,以极快的速度回复。
骨头重新接了起来。
罗兰在远处也站了起来,他的伤势也在以一个夸张的速度好转,眼珠子又长了出来。
但两人都没有在意这一点,他们恶狠狠地盯着对方,喘了一口气后,再一次向对方冲了过去。
之后的打斗更为血腥。
两人完全放充了思考,就是想将对方干掉。
罗兰撕掉了她的右臂,对方就用左手破开罗兰的肚子,把他的肠子扯出来。
罗兰打折了她的脖子,对方就能把罗兰的蛋蛋踢碎。
场面极为可怕和暴力。
1王9帅12宫4(完结)
两人打了至少四天四夜。
战斗的痕迹,几乎遍布整个空洞的地面,到处都是人类的身体部件。
零零碎碎地散落在草地上。
到处都是黑色干涸的血夜,到处都是心脏和肾脏。
罗兰坐在草地上,轻微地喘着气。
身体不知道被冥神搞了什么鬼,能无限恢复,但灵魂都不能。
现在他的精神意识已经很累了。
而血族真祖也差不多,她也坐在地上直喘气。
两个人打了四天四夜,衣服早就在第一天的战斗中就碎完了。
之后两人真的是贴身肉搏,纯粹字面意义上的那种。
战斗中,两个人又抱又踢又滚又搂。
九龙剑典 霸神
什么样的战斗姿势都用过了,可以这么说,双方都很清楚对方身体的细节。
无论是长处,还是缺陷。
甚至连细微之处都非常了解。
比如说,罗兰就知道,在血族真祖右大腿内侧,接近根部的地方,有一颗小小的红痣。
这是罗兰在某次使用‘俄罗斯回旋大坐’把血族真祖爆头的时候发现的。
晃悠悠站了起来,已经完全恢复的罗兰,继续向血族真祖走过去。
此时,血族真祖漂亮的猩红双眼,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罗兰,也跟着站了起来,但站不到五秒钟,她双腿一软,就坐回了草地上。